• <tbody id="sagoy"><input id="sagoy"></input></tbody>
  • <bdo id="sagoy"><optgroup id="sagoy"></optgroup></bdo>
  • 又鬧出人命,前科累累的氣功荒誕發展史,馬云錢學森都曾深信不疑

    來源:安全聯盟 閱讀量:29042 發布時間:2020-07-21 19:08:09 我要分享

    體重260多斤的李燃(化名),在連續54天只喝一款據稱被念過咒的飲用水后,活活餓死了。而按照“氣功大師”劉尚林的建議,這位年僅27歲的年輕人,原本還需要停食16天。

    李燃

    去世當天,為了“救”他,他的尸體還經歷了被針扎、念咒做法等一系列荒誕的搶救措施,可依然無濟于事,留下的僅有30多萬元的“治療”費用清單。

     

    面對眾人的質疑,劉尚林堅稱,此次意外事故是因李燃私自延長了停食時間,“樂意司法介入,還他清白”。

     

    劉尚林如愿等來了司法介入,但清白卻離他越來越遠。

     

    劉尚林

    7月17日,鐵力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對犯罪嫌疑人劉尚林批準逮捕。鐵力市警方透露,劉尚林將藏密氣功更名為森林瑜伽,對外招攬學員習練藏密氣功。截至今年6月底,警方已核實2000多人在該康養中心學校森林瑜伽,涉案金額400余萬元。

     

    李一道長走紅于商政之間,坐擁弟子三萬;“大師王林”引得馬云登門拜訪,李冰冰跪認干爹……種種跡象表明,80年代那些“氣功大師”雖已遠去,但孕育他們的土壤卻遠未消失。在中國這樣一個宗教不發達的國家,神秘主義一直存在,人們對終極關懷的需求也賦予神秘主義空間,而這也是氣功這一騙局的溫床。

     

    “讀史可以明鑒,知古可以鑒今”,今天,小盟就為大家梳理下氣功的荒誕發展史,看一下這一史上最大的科學鬧劇,是如何讓馬云、錢學森等大佬都曾深信不疑的。

     

     

    01.錢學森與“氣功大師”的黃金時代

    唾沫作藥、喝尿治癌、拍手防新冠肺炎……在團隊的包裝宣傳中,劉尚林擁有包治百病的神力,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不敢忽悠的。但與80年代全民氣功熱中涌現出來的那些“氣功大師”,劉尚林團隊的這套包裝話術,簡直是小兒科。

     

    而全民氣功熱的荒誕,都肇始于1979年3月,《四川日報》報道稱,大足縣發現一位12歲少年唐雨,“能用耳朵辨認字、鑒別顏色”。聞訊趕來的四川醫學院對唐雨做了25次試驗,唐雨19次偷看紙條,6次偷看未成、拒絕辨認,被認定為弄虛作假。

     

    會特異功能的孩子們

    為此,四川省委也不得不在6月5日向上層做了份檢討報告,對大足縣的報道做自我批評。

     

    但這個荒誕的故事才剛剛開始,13天后,香港《明報》刊登了一封署名為“李學聯”的來信,題頭是“以耳認字,未必荒謬”,信中批判國內對人體科學的認知不夠現代化、科學化,過于武斷。

     

    這位香港市民的及時出現,給了特異功能支持者們打了一劑強心針,甚至讓高層的態度發生了微妙的改變。而這場“人體科學”浪潮,很快蔓延至全社會,科學界大佬也親自下場,參與到這場科學與偽科學的激烈交鋒。

     

    “導彈之父”錢學森是這段歷史中難以回避的名字。1980年,他親赴上海,訪問了“人體科學”宣傳的重要陣地《自然雜志》,強調耳朵認字等特異功能“客觀存在”,首次表明了他的態度。他甚至表示,這是現代科學的舞臺出現在了中國,是人類史上的“第二次文藝復興”。

     

    錢學森

    這樣的言論很快引來質疑。比如葉圣陶就在報紙上發表文章,強烈反對,結果被各方施壓;經濟學家于光遠給領導寫信反映,沒什么回應;我國神經科學奠基人張香桐更是直言:這是一場鬧劇。

     

    然而,導彈領域的權威,給時任中宣部副部長郁文寫信,“以黨性保證”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最終為特異功能之爭定了調,力挺“畝產萬斤”那事兒,大家似乎都忘了。于是,數百所人體科學研究所在各地的支持下紛紛成立,報告和論文像雪片一樣發表出來。

     

    作為特異功能支持者一方的意見領袖,錢學森在自己負責的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即507所)先后作了百余次報告、發言,談論人體科學等話題,該所很快成為人體科學研究的重鎮,張寶勝等“大師”被正式調入,其特異功能甚至被認為可用于軍事目的。

     

     

    在“搞導彈不如賣茶葉蛋”的80年代,數次提議被裁撤的507所,也因為在人體科學方面的研究,申請到了不少研究經費,順利渡過低谷。

     

    而在錢學森等支持者的鼓與呼下,各路氣功大師們紛紛從祖國各地的犄角旮旯里鉆了出來,接受群眾的膜拜。

     

    1984年,《重慶工人報》發表長篇報道《神醫·神話·現實》,正式推出“氣功大師”嚴新。嚴新是“人體科學”領域以“氣功”出山的第一人,其號稱用氣功撲滅了1987年的大興安嶺火災,并和清華大學合作完成了發功改變分子結構的實驗,并發表了6篇論文,被大科學家們評價為“世界首創、應及時向全世界宣告”。此外,嚴新甚至接手了兩彈元勛、晚期癌癥患者鄧稼先的治療,鄧被折騰了一個月后逝世。

     

    嚴新大師用“電療”治病

    話劇演員張香玉,自稱可以接受宇宙信息、與萬物對話。1993年,其親率上千信徒,在北京妙峰山上與外星人聯系。信徒們盤腿而坐,緊閉雙目,頭頂一口帶著兩個把手的鋁制信息鍋,以達天人感應。

     

    張香玉與信徒

    礦工張寶勝因以鼻嗅字出山,隨后便擁有了發功治病、隔空移物、攔截原子彈等神功,并在1983年調入507所,享受保鏢專車的專家級別待遇,被譽為中國氣功第一猛人,未來軍事戰爭中克敵制勝的秘密武器。

     

    據不完全統計,80年代民間有名有姓的氣功大師多達一千多人,而全國氣功信徒的數量更是高達6000萬人。這也被稱為氣功大師的“黃金時代”,也提供了氣功發展史上最足量的荒誕。

     

    02.“大師王林”與氣功熱最后的瘋狂

    要說氣功發展史,除了錢學森,還有一個人始終繞不過,這個人就是“大師王林”。

     

    80年代的氣功熱,不僅讓嚴新、張香玉、張寶勝等一大批氣功大師名聲大噪,也徹底改變了王林的命運。只不過那時的他,還只是一個身陷牢獄名不見經傳的道士。

     

    王林

    上個世紀70年代末,自稱7歲離家,在峨眉山學藝修道二十余年的王林,因在墾殖場調戲婦女,被判刑入獄。

     

    80年代的氣功熱,讓擅變戲法的王林迎來了命運的轉機。因為經常在監獄里表演各種戲法,王林成為大家追捧的對象,這也引來了更高級別的關注。1987年,江西省司法廳、公安廳和南昌市氣功學會聯合派人到監獄測試王林,王林隨后出獄。90年代初,當王林在江西省體委辦公室主任陪同下,進京接受中央“人體科學工作組”測試時,“人體科學”正迎來發展歷程的最高峰,制造出海量信徒。

     

    學界對氣功熱的質疑,從未停止。

     

    1988年,隨著國際組織“對于聲稱異?,F象科學調查委員會”來華訪問,并通過測試令所有“超人”折戟,《科技日報》、《北京晚報》發表了一系列懷疑論者的文章,雖然制造的聲浪不及特異功能支持者一方,但這標志著科學界有了更多理性的聲音。

     

    也是在這一年,在507所所長陳信主持的向中央多個部門領導作的匯報表演上,張寶勝一敗涂地,但目擊者、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寫作的《“奇人”張寶勝敗走麥城實錄》卻直到1995年才刊登出來。這幾乎是雙方力量對比的一個縮影。

     

    嚴新(左戴眼鏡者)與張寶勝

     

    1980年代后期起,中國科普研究所模仿“大師”,搞了多場揭露偽氣功的報告會,常由郭正誼院士出面,與“大師”針鋒相對。


    更大的麻煩來自發展本身?!按髱煛眰兊氖聵I發展依賴于利益驅動,這使他們頻頻撞上法律紅線。張香玉、張小平先后因涉嫌詐騙落案。


    1994年末,在院士聯名上書中央后,《關于加強科學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見》以中央委員會文件的形式下達,為攻擊吹響號角。


    1995年,這場科學與偽科學的較量,終于迎來了關鍵一年。當年2月,中國科學院112名院士聯名簽發“科普倡議書”,呼吁通過科普反對偽科學。主流媒體上終于又集中出現了對特異功能宣傳的批判,雪藏7年的對張寶勝“走麥城”的揭露終獲刊發,《工人日報》更是用頭版消息加整個第五版的規??橇肆粚<医衣秶佬买_局的文章。

     

    以取締“falungong”為分水嶺,這場全民癲狂的造神運動在1999年戛然而止,盛極一時的“大師”們墜入低谷。嚴新逃往美國;張香玉因經濟犯罪入獄;張寶勝等則銷聲匿跡,再無聲息。

     

    而王林也蟄伏香港,開始深居淺出。但這依然無法為他卸去所有麻煩。自從他與馬云、李連杰、趙薇等名人的合影曝光后,“大師”的隱秘外殼被他所不熟悉的網絡層層剝開。

     

     

    而在此之前,在江西萍鄉,他一直延續著自己“大師”的神話。他用變蛇的絕活和為元首治病的傳說,加上對人心理的精于琢磨,保持著他的神秘和吸引力。

     

    我不會法術,一個人最要不得的就是迷信”。面對網民的質疑,王林大師急忙回應。

     

    而長期與他保持友好關系的當地政府突然變了臉。2013年8月6日,多部門商討后認為,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槍支、偷稅、非法行醫、行賄、重婚、賭博、詐騙等七項罪名。江西省蘆溪縣警方已對他立案調查。

     

     

    2017年1月12日,江西省撫州中院作出裁定,該院在審理過程中,因被告人王林患有嚴重疾病,無法出庭,對王林中止審理,短短一個月,就在2017年的2月10日下午,王林在醫院因病醫治無效去世。

     

    因為氣功,王林在80年底免除了牢獄之災,也因為氣功,“大師王林”,在監獄里,度過了他生命最后的時光。

     

    李燃的悲劇,標志著“大師”雖已遠去,但孕育他們的土壤卻遠未消失。在權貴的支持和學界的背書下,新世紀的二十年間,偽科學的浪潮依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以劉尚林為代表的新生“大師”,依然擁有大量信徒。生活的偶然性,讓不少無助的人,尋求神秘主義的庇護。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一句古話: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參考資料:

    [1]. 永不消失的氣功:從全民氣功到全民錦鯉;飯統戴老板

    [2]. “氣功大師”背后的大人物;南方周末

    [3].起底“氣功大師”劉尚林;上游新聞

    分享到:
    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