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sagoy"><input id="sagoy"></input></tbody>
  • <bdo id="sagoy"><optgroup id="sagoy"></optgroup></bdo>
  • 左右乳業標準?蒙牛伊利“六宗罪”:一場21世紀的“叫魂”危機

    來源:安全聯盟 閱讀量:24614 發布時間:2020-07-17 19:07:06 我要分享

    1768年,中國正處在清朝乾隆統治時期,當時的中國無疑是一個盛世,人口首次突破一億。然而就在這種美好盛景之下,一件極其詭異的妖言流傳開來。

    這年春天,一個可怕的妖術傳言在最富裕的江南地區快速擴散——有些游方的和尚道士會一種叫做“叫魂”的妖術,通過剪走人的發辮,然后做法來控制人的靈魂。

     

    但就是這樣一種頗為滑稽的謠言,卻在全國引起了極大的恐慌。不僅乞丐、勞工、僧人和書生遭到波及,各省官僚和軍機大臣均未幸免,就連身處承德避暑的乾隆皇帝也為之震動。

    哈佛大學教授孔飛力所著的《叫魂:1768年中國妖術大恐慌》,講述的正是這個“盛世妖術”的故事。在書中,孔飛力細致的描述了當時整個社會上至乾隆、官僚精英,下至流民百姓是如何在叫魂中使得一場盛世帝國走向悲催和沒落的,以及人們是如何傳播和相信那些即使無法證實也愿意相信的“妖術”的。

     

    252年后,一篇名為《深扒蒙年、伊利六大罪狀,媒體不敢說,那就我來說》的文章,在社交媒體平臺上引起了軒然大波。該文以“六宗罪”控訴了蒙牛伊利左右國家乳品標準制定,雖然奶業協會很快就發了“辟謠聲明”,但關于蒙牛伊利陰謀論的討論,依然引起了巨大的輿論風波。

     

    一場21世紀的中國乳業“叫魂”危機,就這么突如其來的發生了。

     

    中國乳業標準全球最差?誰左右了生乳新標準?

     

    在點擊發送的那一刻,王小七可能沒想到自己的文章,會是一顆引爆全行業的炸彈。

    7月10日,他在自己運營的微信公眾號“世界燈火君”上,更新了長文《深扒蒙年、伊利六大罪狀,媒體不敢說,那就我來說》。該篇文章用詞犀利,標題極具沖擊力,企圖以懲惡揚善的視角抨擊多家乳企“產品質量不達標”、“往牛奶里添加化學物質”、“降低檢驗標準”、“壓榨奶農”、“欺詐消費者”等罪狀,蒙牛伊利左右國家乳品標準的結論,更是讓近年來對奶粉安全高度緊張的中國父母紛紛轉發,文章以極快的速度沖上了熱搜第一,引發了極大的輿情關注,讓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也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進行辟謠,但對中國乳業安全的質疑,一時間引爆了朋友圈。

    這一危機,早在10年前就已經埋下了引線,只不過上次跳出來質疑的是業內人士。

    目前中國乳業行業標準是全球最差標準,其標準的制定被少數奶業巨頭綁架了?!?011年6月15日,時任廣州市奶業管理辦公室負責人的王丁棉,在中國奶業協會舉辦的論壇上,對一年前正式實施的生乳新國標再次開炮。

    王丁棉

     

    新國標主要體現在生乳“蛋白質含量”和“菌落總數”兩項指標。

    2010年3月26日,原國家衛生部發布“乳品安全國家標準”,該標準共66項,其中第一項就是“GB19301-2010生乳”。2010版生乳國標將蛋白質從≥2.95g/100g調整到≥2.8g/100g,遠低于發達國家≥3g/100g的標準;將菌落總數從50萬調整到200萬,比美國、歐盟10萬個的標準高出20倍;目前世界上很多國家和地區的標準都在20萬個以下。

    GB19301生乳國標新舊標準的比對

     

    四次參與乳品“國標”制定的西南民族大學教授魏榮祿說,從25年前的每毫升50萬個的菌落總數標準,到現在定為200萬個,確實令人匪夷所思?!?strong>200萬個是什么概念?形象地說,就是在牛場擠奶的牛舍里,蒼蠅亂飛”。

    該生乳標準發布后,業界一片嘩然,將該標準稱為“史上最差生乳國標”。

    “乳業國家標準最早做初稿時,蒙牛制訂巴氏奶和超高溫滅菌奶的標準,伊利制訂的原奶收購標準,光明制訂的是酸奶標準,這對國家標準的影響肯定是存在的?!蔽簶s祿的這番表態,更是讓蒙牛伊利站上了風口浪尖。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生乳新國標的下調與乳企無關。

    時任內蒙古奶業協會秘書長那達木德就表示:“我們的乳業國家標準的確不高,但這都是為了顧及國情。

    他指出,2010年我國奶牛養殖業的實際情況是:小規模散養比例較高,占比超過70%;100頭以上規模的奶農不到30%。“小規模散養不是規?;B殖,經常是自家種什么,就給奶牛吃什么,蛋白質含量不穩定?!弊詈?,那達木德說:“如果我國大幅提高奶業的標準,將近70%的奶農將不得不倒奶甚至殺奶牛。

     

    兩項關鍵標準最后一刻變臉,是國情所致?

    多名奶業專家對“國情說”并不買賬,乳品新國標出臺前兩關鍵標準最后時刻的變臉,更是讓多名曾經參與標準制定討論會的奶業專家深表困惑。

    2010年2月,第一屆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審評委員會召開各分委員會會議,審查乳品安全國家標準草案。經主任會議審議,通過了66項乳品安全國家標準。新的乳品安全國家標準于3月26日由衛生部批準公布。

    “三聚氰胺事件”爆發后,重新制定乳品安全國家標準成為共識。2008年12月,在衛生部牽頭,多個國家部委成立了協調小組,對乳品安全國家標準進行整合完善。各部門推薦了近70名專家組成專家組,組長由時任中國疾病控制中心食品與營養所副所長王竹天擔任。

    2009年8月19日,魏榮祿最后一次參加乳品標準討論會議,就在這次會議上,在幾位奶業專家力主下,每克生乳菌落不超過50萬個、每百克生乳蛋白質不低于2.95克的標準達成一致意見,形成最終送審稿。此后,魏榮祿就沒有再介入乳品定標工作。

    魏榮祿

     

    可是,2010年3月正式公布的方案,菌落放寬到200萬個,蛋白質降低到2.8克?;貞浧鹑槠沸聡鴺说闹贫ㄟ^程,魏榮祿頗有些遺憾:“我至今也沒有明白,反復討論形成的送審稿,其中一些關鍵性標準,最后為什么會被推翻?”后來魏榮祿曾經托人打聽?!皳f是各部委協調的結果,怎么協調我們也不知道?!?/p>

    乳品新國標公布后,遭到媒體和公眾炮轟:“中國乳品標準創全球最差標準,標準制定被大企業所綁架?!?/p>

    面對輿論的巨大壓力,蒙牛、伊利及光明,都第一時間表態未左右國家標準制定,衛生部網站也刊發了農業部、衛生部兩位專家對相關問題的答疑。

    文章中,農業部食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上海)教授級高工孟瑾透露稱,農業部正制訂生乳分級標準,引導乳企按照生乳等級生產差異化乳品。針對生乳標準降低影響健康的質疑,孟瑾說,《生乳》蛋白質指標是反映原料乳的質量指標,不是供消費者食用的乳制品產品的指標。

    據農業部的一項調查,2007年到2008年夏季,北方一些省份生乳蛋白質含量低于2.95克/100克的比例分別達到75%和90%。

    孟瑾表示,生乳蛋白質含量受奶牛品種、飼料、飼養管理、泌乳期、氣候等多個因素影響,“比如在5月下旬至8月下旬的3個月的泌乳期內,相當一部分牛奶蛋白質含量低于2.95%的平均值?!?/p>

    農業部門調查,我國生乳蛋白質含量范圍在2.8%-3.2%之間,平均值為2.95%,孟瑾稱,生乳標準中蛋白質含量指標是生乳收購的最低要求,但不同的乳產品,必須達到相應的國家蛋白質含量標準,才可上市銷售。

    但即便再三解釋,媒體及民眾對生乳新國標的質疑依然不減。

    我覺得2.95的標準是可以達到的?!庇忻襟w找到了當時已年近九旬的中國“乳業泰斗”駱承庠,他表示,“標準不能定得這么低?!笔聦嵣?,“只要舍得給牛精飼料和優質牧草,不用三五天牛奶中的蛋白質含量就會得到提高。

    右一為駱承庠

     

    針對民眾的質疑,2013年6月,國家衛計委在官網再次就乳品安全國家標準作出回應,表示設置蛋白質指標為大于等于2.80g/100g,是因為我國目前奶牛飼養中粗飼料結構單一、優質飼草飼喂率低,并再次重申了我國乳業的國情。而對于菌落總數的指標,衛計委指出,目前我國奶牛小規模散養比例較高,100頭以上規模養殖比例僅為23.1%,5頭以下比例為32.4%,這種小規模養殖的現狀短期內難以改變。養殖水平低造成生鮮乳菌落總數相對較高。當前《生乳》國家標準設置菌落總數的指標是符合我國發展實際,能夠保護大量中小規模奶農的利益,維護我國奶業穩定發展。

    綜上所述,生乳國標標準降低是真實事件,也有蒙牛伊利的利益訴求在里面。但這個決策是衛生、農業等國家主管部門的決定,怪到蒙牛伊利頭上則有失公允,控告他們左右了國家行業標準更是無稽之談,雖然他們的確是得利者,但作者明顯高估了他們的能力。

    就是這樣一個已經被官方多次辟謠的傳言,為何總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能在朋友圈興風作浪呢?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因為三聚氰胺事件后,國人對奶粉安全太過敏感,事關民生安全,大家的重視程度本來就高;二是因為10年前生乳新國標制定信息的不透明,讓謠言有了可乘之機;第三則是蒙牛伊利兩大奶企在過去的壯大過程中,的確存在添加劑封閉、質量丑聞等安全問題,面對民眾質疑時更多的是采用堵而不是疏的解決方式,此次的乳業“叫魂”危機也算是民眾長期積累的負面情緒的一次宣泄,以蒙牛伊利為代表的中國乳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生活中,你還接觸過哪些腦洞大開的謠言?歡迎評論交流。

    分享到:
    熱點資訊